铝:政策梳理与下半年供需预测

2017-07-31 10:08:28 admin 5

今年商品期货里的金属铝是个比较活跃的品种,主要因为今年是铝供给侧改革元年,一系列针对铝行业的政策纷纷扰扰,所以也造成了2017 年上半年国内铝市受政策和基本面过剩二者影响,行情反复纠结。那么今天我就对铝产业政策给大家做一个梳理,希望借此能大致把握一下铝产业供给政策推进的脉络以及对下半年铝供需产生的影响。

  其实早在2013年7月国家发改委就针对当时电解铝产能扩张过快的问题下发了《铝行业规范条件》的文件,简称36号文。目的是进一步加强铝行业管理,遏制行业重复建设,化解电解铝产能过剩矛盾,规范现有铝企生产经营秩序。

  2013年10月下发了《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简称“41号文”。其中对电解铝首次提出了“2015年底前淘汰16万安培以下预焙槽,对吨铝电耗大于13700千瓦时,以及2015年底后达不到规范条件的产能,用电价格上浮10%,严禁各地自行出台优惠电价措施,采取综合措施推动缺乏电价优势的产能逐步向有能源竞争优势的地区转移,推广交通车辆轻量化铝材产品开发和应用等意见。

  2015年6月,发改委印发了《关于印发对钢铁、电解铝、船舶行业违规项目清理意见的通知》,简称1494号文件,文中关于电解铝行业明确要求在建项目符合相关要求的,要落实等量置换并备案,不符合相关要求的责令停止建设。对建成违规项目,符合要求的办理备案;不符合要求的在企业整改达标后办理备案。对2004年前开工建设的项目,有关地区办理备案。14年开始我们电解铝项目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这其中不乏手续不齐全的项目,这个通知说白就是要给全国电解铝产能一个整顿并洗白的机会,

  2016年6月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营造良好市场环境促进有色金属工业调结构促转型增效益的指导意见》,简称42号文。指导意见提出争取电解铝产能利用率保持80%以上等具体目标。严控新增产能,并要严格落实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方案,且在网上公示。同时加大督促检查力度,严厉查处违规新建电解铝项目,积极推动低效产能退出,扩大市场应用。

  2016年12月发改委又印发《国务院关于发布政府核准投资项目目录(2016年本)的通知》。再次要求对钢铁、电解铝、水泥、玻璃、船舶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项目要严格执行41号文,各地方、部门不得以其他任何名义、方式备案新增产能项目,相关部门和机构不得办理土地供应、能评、环评审批和新增授信相关业务,合力推进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

  2017年3月环保部会同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及有关单位制定《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2017 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要求北京周边“ 2+26”城市的铝产业链企业在冬季采暖季,错峰生产。电解铝厂要限产 30%以上;氧化铝限产 30%左右;炭素企业,达不到特别排放限值的,全部停产,达到特别排放限值的,限产 50%以上。

  2017年5月发改委、工信部等四部委4月联合下发了关于印发《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简称656号文件。对 2013 年 5 月以后新建的违法违规项目以及未落实 1494 号文件处理意见的项目,在建的要立即停建,建成的要立即停产。有关省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国资委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产业政策要求,坚决迅速进行处置。特别是 2013 年 5 月之后新建设的违法违规项目,属顶风作案, 性质恶劣,要依法依规严厉问责,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根据该文件要求,5月15日前企业完成自查上报, 6月30 日前完成地方核查, 9 月 15 日前完成专项抽查, 10月15日前完成督促整改,因此在下半年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将逐渐落地对铝价有所支持。大家可以看出来这个方案的用词严厉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这可以说是电解铝行业史上最严格的政策,到目前为止电解铝产能的变化都是在这个方案设定下进行的。

  继新疆之后,山东、内蒙古两地发改委相继出台响应政策,内容与656号文件框架一致,但是在执行上新增产能虽然受到抑制,还未有在产产能主动减产。

  通过梳理以往的电解铝产业政策,目前这轮旨在清理整顿电解铝违法违规产能的供给侧改革,主要依据三个文件:首先是2013年作为提纲挈领性文件的《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的“41号文”;还有两个涉及具体落实的文件,一个是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印发对钢铁、电解铝、船舶行业违规项目清理意见的通知》“1494号文”,以及今年四部委联合印发的《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 “656号文”。

  基于最新的“656号文”,此次电解铝产能清理整顿的范围主要包括“1494号文”之后新建设的违法违规项目,以及未落实“1494号文”处理意见的项目。而目前国内电解铝合规的项目,既包括国家层面核准的,也包括地方政府备案的。

  目前国家层面上,大体上按照工信部发布的符合《铝行业规范条件》的三批企业名单来统计,全国电解铝合规产能有2987万吨;地方层面上,根据亚洲金属网统计的数据显示,大约有1067万吨的电解铝项目手续齐全,在地方政府有过备案,但是没有在工信部备案。比如广西也有一部分产能没在行业规范条件内,但这些项目属于扶贫项目是经过当地备案的,而且不是这次违规产能处理的地区范围,因此不在清查范围内。这部分产能也都属于合规产能。因此,目前已建成的合规产能大约在4054万吨。那么这些违规产能主要集中在山东和新疆地区,这两个地区在产的违规产能有将近400万吨,是些次产能清理的主要目标。按照6月份全国在产产能3884万吨,目前合规产能中还有待复产的有大约570万吨。

  那么供给改革政策执行怎么样呢?

  2017年4月14日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政府发布《关于停止违规在建电解铝产能的公告》,新疆东方希望、新疆其亚、新疆嘉润3家企业违规在建的电解铝产能项目被勒令停止,涉及产能200万吨。至此电解铝供给侧改革才算真正拉开续幕。为什么新疆要先发布呢,因为电解铝行业是对电力消耗大户,新疆的煤炭资源丰富而且便宜,所以电力成本低,全国新建产能这块都往新疆投资建厂,此时新疆地区的违规在产产能大概有130万吨左右。但是这个公告发出后在后续的落实中,在建产能约120 万吨停建,仅有2 万吨产能停产,整体抑制了新增产能,但对现有建成产能影响较小。

  6月中旬山东魏桥集团旗下电解铝开始实施减产,减产量 25 万吨,当时预期 是10日内减产完成。但是相对于魏桥 850 万吨的运行产能,以及目前 3800 多万吨的总电解铝运行产能, 25 万吨的量影响不大,不久新疆嘉润二期15万吨产能也已经按要求减产。

  6月底新疆昌吉自治州政府要求:新疆嘉润40万吨和新疆东方希望80万吨运行的违规产能部分在7月20之前必须全部停完。7月5号国家环保部及相关部门要到新疆对此事进行督察。目前新疆嘉润违规运行产能已经停了一半计66台电解槽大概8万吨;据悉新疆东方希望已经开始停槽。

  新疆铝企减产对年内全国产量影响有限,不过对其他地区违法违规产能清理整顿工作有表率和指导作用。可以预期后期山东、内蒙相关铝企也将实施减产,山东目前的违规产能主要集中在魏桥和信发两家,合计有260万吨,考虑到这些地区铝下游产业非常集中,减产也非常可能是缓慢过剩,全年因减产影响的产量仍有限,不过仍对缓解供应过剩有利。

  那么反应到铝市,前期由于环保、产能治理等供给政策多次发声,造成市场供应紧缩的预期推高了铝价。但随后的时间里市场发现政策的执行效果并非预期顺利,转而再次对供给改革产生怀疑,不过接近年中时在政策高压下,多地为应对所做的减产动作还是让市场感到紧张。

  另外6月有色协会铝业分会主任在一次电话会议中表示,中央去电解铝违规产能决心是有的,但要避免出现价格暴涨,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一方面要尽快完成产能置换调整,鼓励指标向低成本地区转移,并加快合规产能建成,补充停下来的违规产能。另一方面临时停产的合规产能要尽快开起来,弥补局部或短时的短缺。同时违规产能关停可能留有余地,并到“2+26”政策执行。由此可以看出电解铝供给侧改革最大效果是抑制住了新增产能,然后才是逐渐落实去产能,当然落实的量还有商量的余地。政策从出台到求实到量化到落实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上半年政策支撑铝价高位运行的同时,也让前期停产的合规产能有了复产的动力,只是政策预期强烈但迟迟不根本落实,导致的结果是合规不合规产能继续增加。根据阿拉丁统计2017年上半年中国共新投产电解铝产能221万吨,复产电解铝产能63.5万吨,而减产仅有47万吨。算上刚刚停产的新疆嘉润、魏桥和新疆东方希望产能,还有370万吨违规产能需要清理。那么在9月违规产能停产核查前,这部分能不能顺利实现产能置换或关停现在还是未知。而且这部分违规产能会不会叠加到供暖季关停目前也没确切的说法。不过,考虑到370万吨违规产能如果在9月前全部关停而没有合规产能及时填补,不可能不引起市场震动,这与前面有色协会说的供给侧改革推进目的不一致,所以我们假设两种途径,一种是370万吨违规产能在9月前再停产30%,剩余70%叠加供暖季停产。第二种是370万吨违规产能全部并在供暖季完成停产。

  北方供暖法定时间为:11月15日开始至次年3月15日结束,取暖季预计持续约 120 天。总涉及氧化铝产能 3150 万吨,占全国总产能 40.8%,按照氧化铝企业开工率90%算,供暖季将使产能减少 945 万吨,折算2017年内氧化铝产量影响约104万吨左右。总涉及电解铝产能 1196 吨,占全国总产能 28.1%。按电解铝企业平均工率87%,供暖季受影响产能 359万吨,折算2017年内电解铝产量影响约38万吨左右。

  回到刚才的假设,第一种情况,则有110万吨违规产能并到供暖季停产,那么在产合规产能只需要关停249万吨。第二种情况,370万吨违规产能全部并到供暖季停产,正好能完成违规产能清理任务。我们在这里认为第一种情况更接近于当下铝产业供给侧改革进程,那么到2017年底如果不考虑合规产能复产情况下,电解铝的在产产能可能在3500万吨左右。

  上半年氧化铝价格经历了先下跌再反弹的V型格局,一季度因为氧化铝供应偏快,同时,部分小型氧化铝厂和贸易商出货意愿加强,电解铝企业在运输改善的条件下,备货周期逐步压缩,造成价格快速下滑。5月环保组进驻山西迫使部分氧化铝企业检修整顿,同时中铝集团要求部分集团内企业实行弹性生产,产量有所下滑。由于电解铝产能继续释放,部分贸易商抄底意愿加强。促使了二季度氧化铝价格部分反弹。纵观上半年,国内氧化铝价格较去年末下跌311元/吨,按生产一吨电解铝需要1.92吨氧化铝,折合成本节省597元左右。而与之相反上半年动力煤价格走势先涨后跌,呈现倒V型,截止6月底动力煤价格已与去年末几乎走平。

  2016 年末,预焙阳极市场已经开始供需紧张。一方面是电解铝新增产能释放,企业继续推进复产,对预焙阳极需求仍在增长,另一方面是预焙阳极生产受到环保政策的限产,产能利用率低迷,产量不增反降。2017 年各地开展空气质量专项督查,对预焙阳极生产能持续压制。各铝厂的库存在较低水平,市场中接货意愿随强劲,但供应和生产方面还是不能满足其下游需求,价格在年内持续攀升,去年至今已涨1280元,折算电解铝成本大概在640元。综合以上可以看出,作为电解铝生产原料成本比重较大的氧化铝、电力、预焙阳极价格涨跌不一,但综合下来上半年电解铝成本也经历了一个下降再反弹的过程与去年末相差不大。

  根据我们试算截止6月底,全国电解铝加权平均生产成本在13004元/吨,按6月现货价13680 元/吨的价格,估算国内铝冶炼行业平均盈利在676元/吨左右,企业盈利情况依然可观。

  分析今年上半年的铝土矿进口数据,我国从几内亚、澳大利亚以及印度等国家的进口量依然保持整体的稳定,据海关统计,截至5月底,我国铝土矿进口量已达2517.5万吨左右,比去年同期增长15%。其中,几内亚已超过澳大利亚成为铝土矿最大进口国。据悉,几内亚铝土矿目前已满负荷运营,日装载能力可达 12 万吨左右。到今年年底,我国从几内亚进口铝土矿将达到3000万吨左右。分析近年来的铝土矿进口情况,除了像澳洲相对稳定的“传统来源国”外,也有新的供应国不断的加入,像以牙买加为首的新的供应来源不断的扩充我国铝土矿的进口量。以目前的市场形势分析,我国铝土矿市场潜力巨大,发展前景向好。从近期的铝土矿进口量可以看出,现如今几内亚铝土矿已成为我国最大的进口来源,预计未来我国在几内亚的铝土矿发展也将进一步成为各企业争夺的热点。

  今年 1-5 月全球氧化铝(包括中国)产量为 5383 万吨,同比增加 787.9 万吨,去年同期为减少116.4 万吨, 主要是中国氧化铝同比增加 727.8 万吨, 远高于全球其他地区氧化铝的增幅。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 年 1-5月份中国氧化铝产量为 2889 万吨,累计同比增加 22%.近期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再次成为市场热点,这对氧化铝需求形成较大压制,氧化铝供应有过剩的趋势,好在部分氧化铝企业停产迅速,像中铝旗下多个地方氧化铝厂检修实行弹性生产,化解了这一矛盾。到目前氧化铝厂库存偏低,下游市场按需采购,供应过剩并不明显。以上因素促使氧化铝价格报价坚挺。

  进口方面,2017年1-5月中国进口氧化铝数量为131.3万吨,同比减少13.5%。截止2017年6月30日,中国主要港口氧化铝库存为60万吨,在去年同期为115万吨。原因是由于国内价格下跌,进口氧化铝价格优势减弱,整体进口量下滑。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截止今年5月国内电解铝总产能4343万吨,在产产能3809万吨,产能开工率87.7%。上半年供给政策频出,最明显的效果是约束住了新建产能,对在产违规产能处理的力度稍差一些。不过从接近年中的一系列细化措施看,高层对供给改革的信心一直在,政策实施也有了实质的推进,对下半年来说无论从政策的节点来看还是政策出台后给予的运作时间已不多,相信下半年违规产能出清的步伐会加快。根据我们整理统计,上年年全国电解铝增复产能释放较多,为302万吨,这里面大部分为合规产能,而减产产能仅有58.5万吨,大部分为受供给政策施压近期减产。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前五个月产量累计 1378.2 万吨, 累计同比增长 11.1%, 去年同期累计量为 1241.4万吨。但统计局数据对国内铝厂数据涵盖不全,据其它专业行业机构统计前5月中国累计生产电解铝1520.5万吨,同比增加22.0%。上半年5月单月产量317.3万吨再次突破历史新高。从环保角度看由于大气污染防治对铝产业影响主要体现在上游和下游,电解铝企业环保设备相对成熟受影响相对较小。上半年供给政策执行并不严格,随着产能被约束,下半年电解铝产量增速可能放缓。

  根据国际铝业协会(IAI)数据,今年前五月全球原铝产量2512万吨,较去年同比增长6.1%。由此折算前五月国外原铝产量1133万吨,较去年同比增长0.6%。国外原铝市场保持稳定。

  每年年中时期铝锭库存都有一定程度积累,为全年最高。截止今年6月末全国主流地区铝锭社会库存总量为114万吨,期货库存为33.2万吨。库存合计147.2万吨,较去年末增长了225%,与去年同期51.1万吨比增长188%。去年因为铝企减产后复产相对缓慢导致库存偏低。今年与14、15年历史同期相比铝锭库存并没有过多高于往年,但年中时期库存消耗下降幅度要慢于往年,显示当前基本面上供需格局依然严峻。

  从下游消费量来看,中国 2017 年 1-5 月铝材产量累计为 2434.1 万吨, 同比增 8.30%。中国 2017 年 1-5 月铝合金产量同比增 16.1%至 340.40 万吨。铝合金产量增速虽高,但占比较小,因此影响较小。上半年铝下游消费整体保持旺季不旺,淡季不淡,下游铝材产量高增速支持电解铝价格在产量持续增加中依然坚挺。

  出口方面,由于国外铝价今年偏强, 同时出口订单同比增加, 预计出口将逐渐好转。海关数据显示,中国 1-5 月铝材出口量 174 万吨,同比增加 3.7%, 占同期铝材产量的 7.45%。因国际铝行业将铝价下跌归因于中国过剩产能的输出,不断加大对中国相应的反倾销制裁。美国商务部于将于 8 月 16 日对进口自中国的铝材作出反补贴和反倾销调查初裁。据悉, 2016 年我国出口美国的铝箔有 16.84 万吨,此次涉及的铝箔出口量约为 13.75 万吨,占 2016 年总出口量的 12.7%,同时涉及逾 230 家中国公司,倾销幅度为 38.4%-140.21%,因此这一案件对国内铝箔行业影响较大,需要密切关注。

  建筑仍然是铝消费的最重要部分,占比 33%,但近年来持续下滑。 目前来看,建筑房地产虽然增速回落,但同比增速依然不低。虽然市场对房地产后市比较悲观,但这个走弱或是一个长期趋势,目前数据同比依然保持增加,增速走弱的情况下,依然保持增长,对需求端依然有所支撑。统计局数据显示,1-5 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 37595 亿元,同比增 8.8%,增速比 1-4 月回落 0.5 个百分点。 1-5 月房屋新开工面积 65179 万平方米,增 9.5%,增速回落 1.6 个百分点。 1-5 月商品房销售面积 54820 万平方米,增 14.3%,增速回落 1.4 %,稳增长仍然是经济发展重要目标的情况下,基建投资增速维持高位是大概率事件。

  2017 年 1-5 月,汽车产销 1135.84 万辆和 1118.20 万辆,同比增长 4.49%和 3.71%,低于上年同期 1.3 个百分点和 3.3 个百分点。销量累计增速比 1-4月继续下降。乘用车产销同比增速低于行业水平,商用车产销同比保持较快增长。

  市场普遍认为汽车产销增速将回落,是由于优惠政策减半,但考虑到去年增速较快,基数较高,同比增速有可能进一步放缓,但总体依然保持中低增速, 目前根据中汽协预计增速或在 5%左右,因此在下半年汽车产销旺季,对金属铝的消费依然可期。

  综上所述,铝行业正处在供给侧改革的风口浪尖,铝市受政策激励的痕迹十分明显。下半年铝市的风险依然来自于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政策的落实情况,不过通过对改革政策的梳理我们发现,中央对电解铝行业的改革步伐逐渐清晰起来,即非市场原始想像的一刀切形式,也非市场悲观时看到的推行不动,而是以自有节奏按部就班的进行,在合规产能和违规产能中一增一去平稳过渡,以不给市场造成剧烈影响为前提。所以下半年铝市节奏仍是由政策把控,最终实现产能的有效压缩。

  行业供需方面,铝产业上游铝土矿的进口已成功找到像几内亚这样新的稳定资源供应国,并且国内铝产业企业也纷纷走出去在海外建厂,加工氧化铝供应国内,整体上游原料供应环境比较宽松。中游氧化铝和电解铝产能受供给政策影响,今年产能将不同程度受压缩。虽然上半年氧化铝产能因为复产较快有过剩的趋势,但由于中铝旗下多个地方氧化铝厂弹性生产,化解了这一矛盾,未来氧化铝供应依然充裕。上半年在供给政策预期下电解铝供给增速仍然要快于需求,造成一定程度过剩,表现在电解铝库存累积已达120万吨的历史高位水平,而且当前库存并没出现季节性下降的趋势。从接近年中的一系列细化措施看,高层对供给改革的信心一直在,政策实施也有了实质的推进,对下半年来说无论从政策的节点来看还是政策出台后给予的运作时间已不多,相信下半年违规产能出清的步伐会加快。而铝下游需求方面,房地产虽然今年降温,但做为经济保底引擎也不至于出现当机,其它各方面则表现平平,预计年均消费增速要低于去年达到6%,下半年铝市供需有望转为平衡甚至略微短缺。而由于铝市上半年积累有大量库存,下半年铝价很难出现暴涨。(李金涛)

       原文出自< 一德菁英汇>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https://news.cnal.com/2017/07-31/1501462031485257.shtml